驻马店市教育局
中国政府网 | 教育部 | 河南省政府网 | 河南省教育厅 | 驻马店市人民政府
  今天是:   欢迎进入驻马店市教育局网站!
高职教育让千万贫困家庭走出第一代大学生
发布人:宋小景  信息来源:河南省教育网  日期:2021-06-28  打印本文  

[   教育部   ] 

  “职业院校70%以上的学生都来自于农村,千万家庭通过职业教育实现了拥有第一代大学生的梦想。”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道。
 
  近年来,“职教一人,就业一人,脱贫一家”已成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见效最快的方式。
 
  远在四川达州市通川区安云乡,从乡村走出来,陈善林成为四川邮电职业技术学院2017级光通信技术的学生。家中父母拿到初中文凭后,外出务工,他是家里第一代大学生。去年,他在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四川有限公司凉山分公司工作,负责网络技术支持,一个月的工资能拿到6000元。
 
  职业教育扩招,正从千万家庭中吸纳、培养技能型人才。
 
  龚涛是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酒店管理专业大二的学生。2019年从部队退役后,得益于当年的高职百万大扩招政策,他成为一名大学生。
 
  这一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2020年、2021年两年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我国高职分别扩招116.4万人和157.4万人。
 
  国家连续两年发出高职“扩招令”,这在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史上绝无仅有。近300万名青年由此拥有了走入大学校门的机会,龚涛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没有高职扩招政策,我很难实现自己的大学梦。”
 
  职业教育,成为一个又一个家庭斩断穷根的“武器”。
 
  “女儿从县中职校毕业后,已经工作了,每个月3000多元工资。有了这份收入,我们家很快就能脱贫了。”
 
  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多鲁乡阔尕其艾日克村村民布帕太姆开心地说,“女儿上职业学校太重要了,没有技术,就没有谋生的技能,我们家就难脱贫,也难过上好日子。”
 
  “一家一个孩子读中职校,毕业后一个月挣3000元,一年3万多元,就可以带动全家脱贫。”洛浦县教育局局长高电坤说,县里的职业高中在新疆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的“托管”下,已有毕业生5000多人,这意味着5000多个家庭脱了贫。
 
  不仅如此,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强职业院校的资助力度。2019年6月,职业院校首次设立中职国家奖学金,中职和高职奖助学金提标扩面,完善了以国家奖学金、国家助学金和免学费为主,地方政府资助、学校和社会资助等为补充的职业教育资助政策体系。在促进教育公平上,中职免学费、助学金分别覆盖率已经超过90%和40%,高职奖学金、助学金覆盖面分别达到30%和25%。
 
  “高职扩招踢出了中国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临门一脚’。” 陈子季说道。
 
  如今,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已经逐步构建,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的“天花板”正在打破。职校学子将迎来更加充满希望的明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了解到,全国各地都在进行着多种尝试,比如北京市这几年通过3+2、五年一贯制、贯通培养、单考单招、专升本等多种升学方式,让不同层次的学生都能有继续上升的渠道。
 
  2019年以来,教育部批准22所学校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对于未来职业教育发展,陈子季表示:“要建立职教高考制度,我们依托这一制度,把中等职业教育和职业专科教育、职业本科教育在内容上、培养上衔接起来,任何职业院校的学生都可以通过职教高考制度进入任何一个职业院校的任何专业学习。”
 
  此外,陈子季指出,要健全普职融通制度,主要在课程共享与学生流动两个层面来进行,促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资源共享和理念的相互借鉴。健全国家资历框架制度,规定职业教育的学生和普通教育的学生学习成果等级互换关系,进而规定在特定领域两个教育系列的学生都享有同等权利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