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市教育局
中国政府网 | 教育部 | 河南省政府网 | 河南省教育厅 | 驻马店市人民政府
  今天是:   欢迎进入驻马店市教育局网站!
更好的教育让人不惧怕改变和失去
发布人:  信息来源:[db:来源]  日期:2016-08-25  打印本文  


  作者:林杰,中美教育者,现住北京。出版了《我在美国当老师》和《优秀的绵羊》。


  美国教育最大的价值在于:它使人变得不惧怕改变,不惧怕失去,不会患得患失。创新的最大障碍并非填鸭式教育,而是从小到大潜移默化灌输于学子的求稳心态。我们一边努力尝试培养孩子的创新力,却一边让他稳定,让他安全。

  只要孩子心中依旧保持着一颗恐惧的心,害怕将来上不了好大学,害怕将来一事无成,那么我们的留学还是没有吸收到美国教育精髓——这精髓在于从小给学生提供了机会试错,去寻找自己的方向。

  一谈到美国教育,我们联想到的关键词是创新、独立、批判性思维、团队合作等等。围绕美国精英教育,新闻、书籍、演讲,我们读了很多、听了很多,消费了更多。尽管如此,很遗憾,我们却未能领会美国教育的精髓。

  上述种种能力,只不过是美式教育的副产品,即在接受美式教育过程中自然获取。他们的确具有价值,但他们并非美国教育的最高价值,更并不代表美国教育的真谛。作为一名美国教育的参与者以及生产者,我愿打开心扉,分享几个亲身故事,陪伴读者从新的一个角度品尝美国教育。


  一、美国打开了我想象的大门

  我是个幸运儿,90年代末有幸去了纽约,读了一所特殊的高中:学校坐落于华尔街街区,步行3分钟就能抵达世贸大厦(我是每天上下学穿梭于此),5分钟就可以骑上华尔街那头牛气冲天的金牛。高中四年,我们最主要的课外活动就是去华尔街公司实习。学校超60%的毕业生最终都进入了金融行业,简直就是一所低调但实在的“华尔街预备学校”。

  我的英文老师,Ms. Kim, 一位丰满友善的白人女老师,眼睛大而有神,一副老花眼镜架在鼻梁的半道上,多了几分可爱。她对学生的严格以及关怀,令人难以忘怀。但是令我终生难忘的是她当老师之前的身份,令一位初到纽约的中国少年大开眼界。在我还未出生的年代,Ms. Kim 已经是华尔街一位小有名气的股市操盘手。多年在华尔街呼风唤雨,30多岁,金盆洗手,摇身一变成了老师。美国的“奇葩”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力。

  如果说我的英文老师帮我打开了我的第一只眼,那么我的同学Ethan打开了我的另外一只眼。安排学生课后去金融公司实习是学校的最大特色,这种机会对于世界上任何高中生而言都是极度稀缺的,但是出人意料的是Ethan同学竟然不为所动,每天下午抱着一台式电脑隐身于学校图书馆一个角落。

  不知情的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他,或误以为是一位贪玩游戏不务正业的少年,没有人会猜得到这位“天才”小子自小就喜欢阅读华尔街日报,而且最酷爱的版面是后半版的行情数据。小小17岁,已经有了固定的客户群体,每天放学跟踪股市,为他人理财。如果说Ms. Kim 的故事挑战了我的想象空间,那么Ethan 同学简直一脚踢破了我的想象大门。


  二、美国教育的精髓:它使人变得不惧怕改变

  本来以为这些所闻所见会随着高中毕业,离我而去,被记忆封存。没有想到的是身边的这些“奇人怪事”早已在我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在潜意识中影响了我今后10年每次的关键决定。

  高中最后一年所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就是上什么大学,读什么专业。我决定申请一个工程学院,攻读计算机。理由很简单:在两家华尔街公司实习之后,我对金融感觉平淡,但又得找一个有前景的专业。就这样,我很天真地踏进了康奈尔大学的工程学院,为金融画上了句号。

  故事到了这里,不仅仅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在大学暑假期间,工科的同学忙于大公司实习,如波音,英特尔,微软等等,我却选择去日本学日语、去纽约低收入社区教英文;大学四年,不少同学从一开始就方向明确,修双学位,我却尝试了计算机一年多,发现不合适,大二又再次寻找新的方向,从零开始;等大学毕业,好友们进了麦肯锡、高盛、央视或者医学院、法学院,而我却飞到了中国的一个县级城市开办了英文培训班。创业8个月之后,我又回到了学校攻读教育硕士,从头到脚“亏欠”了工程学院的学位。

  大学期间到纽约市的Bronx教学实习

  回眸往事,我是如此地折腾,没有规划,没有战略,根本不知道路向何方。现在回想,为自己的简单和大胆感到后怕。但是这也恰恰完美展示了美国教育的精髓:美国就是一块供人折腾的好土壤---她拥有丰富的资源以及高度的文化和体制自由。用美国人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来映照这种自由的态度:“who cares!” 即“谁在乎呢!” 这也许就是Ms.Kim 和 Ethan同学的心态吧。

  美国的资源丰富和文化以及制度的自由,必然会鼓励一个人去探索。美国教育最大的价值也就在此:她使人变得不惧怕改变,不惧怕失去,不会患得患失。探索是有风险的,过程是艰苦的,那么去面对和克服将来的未知和不确定性,一个人必然需要学会独立、思考、创新、团队合作以及掌握批判性思维等。美国的教育核心也是这个国家的核心。所以难怪你会觉得美国人普遍很自信,很乐观。这也许也解释了硅谷会出现在美国,而不是其他地方。


  三、创新的最大障碍并非“填鸭式教育”,而是求稳心态

  首先我们得暂停向美国人学新招。如果你无法领会其精神,任何新招根本学不到家。我发现我们作为家长,往往无意识伤害孩子:从小学开始,我们就告诫孩子不好好学习,就不会有将来。上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就没有出息,人生将是失败的。虽然我们是希望孩子因此更加努力,但是结果是在孩子幼小的心理早早就埋下一颗害怕失败,害怕与他人不同,害怕偏离传统的种子。

  我们一代一代都是如此在“恐吓”中长大。家长自认为是把智慧传教给子女,自以为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实际上父母所做的是从小束缚了孩子的想象空间。

  我们一边努力尝试培养创新力(推崇批判性思维课程、实行小班教学、参加机器人大赛等),一边忙碌着把孩子关到笼子里,让他稳定,让他安全。创新的最大障碍并非广受诟病的中国填鸭式教育,而是从小到大潜移默化灌输于学子的求稳心态。即使一个人名校毕业,但求稳心切,那又谈何创新,那又如何突破呢?

  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也意识到中国环境的欠缺,因此选择出国留学。但是不论我们的孩子上了多少门AP课,参加了多少高大上的课外活动,最终进了什么样的名校,只要我们的孩子心中依旧保持着一颗恐惧的心,害怕将来上不了好大学,害怕将来找不到好工作,害怕将来一事无成,那么我们的留学还是没有吸收到美国教育精髓。 它的精髓在于丰富的资源和高度的自由,从小给学生提供了机会试错,去寻找自己的方向,就算是30多岁也可以重新开始,如Ms. Kim,最终做到内心自由。

  “爱”的对立面并非“恨”,而是“恐惧”。如果我们真正爱我们的孩子,不论他是小学生还是大学生,我们并不需要做特殊的事情,而是不要吓唬他,保护好他那颗原本自由的心。

  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蓝橡树。